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申老師 > 正文卷 第154章 訪客是你爸爸
    申文學沒有想到華建敏會讓她在這么多人面前發言,她把目光投向羅瑛,羅瑛輕聲鼓勵,“局長信任你,你大膽說吧。”

    申文學有些緊張,她快速瀏覽了一下自己的會議記錄,繼而說道:“各位校長、各位領導都是前輩,在學校管理上無論理論和經驗都比我豐富,我沒有什么好的建議可以談,我只有自己的感受可以分享,不成熟的地方還請大家包涵……”

    申文學頓了頓,繼續說道:“剛才,大家都提到教師老齡化年輕教師又留不住的問題……”

    “教師隊伍結構性缺編。”羅瑛小聲給出專業術語。

    申文學點點頭:“教師隊伍結構性缺編這不單單是九年一貫制學校,也是許多農村學校存在的困難,因為每個學校教師數量整體超編的情況下,結構性缺編問題暫時無法從外部條件克服的時候,我們每個學校能不能啟動一種自助機制?”

    女老師看起來年紀輕輕,但說起話來卻很有底氣,校長們也擺出了洗耳恭聽的姿勢。

    “什么是自助機制?”有人問道。

    “學校要啟動教師結構性缺編自助機制,就是指在教育局不能完全滿足每個學校對年輕優秀教師需求量的情況下,學校要啟動教師結構性缺編自助機制。”

    “一是對年輕教師的流動問題要保持開放態度,流動性大也反映了一個學校的活力。師資培養是主管局和全市學校通力合作的過程,九年一貫制學校要充分認識本校在全市師資培養方面承擔的任務,要為年輕教師的專業發展提供鍛煉和實踐的舞臺,開開心心迎進來,歡歡喜喜送出去,要看到年輕教師對學校發展做出的貢獻,肯定他們對學校教學質量奠定的良好基礎,在他們從教期間最大限度發揮他們的工作積極性。”

    “一是對老齡化教師的業務水平要保持正確的態度,學校要杜絕對老教師的教學業務產生信任危機,要對老教師多開展座談會,了解他們職業倦怠的原因是什么,是來自身體健康方面,還是來自精神層面,要通過座談傾聽他們的內心,關心他們的心理健康,加強他們的師德培訓,呼喚他們的教育初心,幫助解決他們在工作、生活中遇到的各種困難,為他們提供教學業務指導,最大限度調動他們的教育情懷,激發他們的教育熱情。”

    “此外,學校要擺正學校和家庭教育在教學質量中的位置,不要推諉學校在教學質量中承擔的主要責任,如果學生的學習都依靠家長的輔導,那還要教師和學校做什么?大家都在家里學好了……”

    申文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撐到會議結束的,只覺得一手的汗,連筆都握不牢了。

    她發言完畢的時候,會議還持續了半小時左右,終于華建敏宣布了散會。

    大家都走了,申文學被華建敏留了下來。

    “你可真敢說。”華建敏坐在斜對面的位置,雙手抱胸看著申文學,聽不出他言語里的感**彩。

    “不是局長讓我說的嗎?”申文學也不帶任何感**彩回懟。

    “所以我的決定是對的!”華建敏拋下話站起身走出了會議室。

    申文學有些不可置信,她記得她發完言的時候幾個校長的臉都綠了,局長竟還夸她說得好嗎?

    局長是在夸她說得好吧?

    申文學不確定地走出局長室,走回辦公室,走廊上遇到剛從辦公室走出來的王副局長,王副局長笑著對她點點頭,說道:“小姑娘,有前途。”

    申文學不太習慣別人這么直截了當的夸獎,赧然笑著走進辦公室。

    羅瑛正在自己的位置上批閱文件,申文學上午半天的收文以及各股室擬好的發文,都需要他簽字流轉。

    申文學將會議記錄本放到他面前去,羅瑛一邊批文一邊說道:“以后這個會議記錄本就都由你保管吧,類似的會議也都由你記錄,今天表現不錯。”

    羅瑛也夸獎了她,一連被三位領導表揚,申文學已經自如多了。

    她收回筆記本,正要走回座位,羅瑛停下筆,問她:“你怎么知道那三個校長都是中學出身的校長?”

    申文學一愣,一直貓在電腦前的林一飛抬起腦袋,恍然大悟說道:“哦……原來你是在做功課啊!”

    林一飛原本還奇怪申文學突然要三位九年一貫制校長履歷做什么。

    “做了功課了啊?”羅瑛是個聰明人,林一飛點到為止,他也立即心領神會,不由再次夸贊了申文學:“雖然才來一周,但是這樣的工作態度已經甩了別人來工作七八年的!”

    誰已經在教育局工作了七八年?

    林一飛后知后覺,正想表達一下不滿,可是伸出脖子,羅瑛和申文學都已經在各自位置上忙開了,于是他只能郁悶地去了趟洗手間。

    夏天,申文學家里迎來了一位客人:阿爾斯蘭。

    小姑從廚房出來發現原本呆在客廳里的奶奶不見了,這讓小姑嚇壞了,急忙出門去找。

    剛走到門口,就看見奶奶在門前抓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激動地說:“承硯你回來了?”

    然后申文學便接到了小姑的電話:“申老師,家里來客人了。”

    申文學有些奇怪,奶奶是鄰縣嫁過來的,家里的親戚多半都不來往了,能是什么親戚?

    小姑在電話里說:“你奶奶說是你爸爸!”

    “啊?”申文學驚呼,“怎么可能?”

    “我也覺得不可能,申老師你已經二十多歲了,你爸爸怎么看起來還二十不到的樣子呢?但是你奶奶堅決說是,那客人也沒有否認。”

    申文學突然猜到來人是阿爾斯蘭那個遺傳了父親好看皮囊的弟弟,新疆之行時他說過今年夏天要來拜訪她的。

    到了下班時間,申文學騎著小電驢,從教育局出發,直奔家里。

    家里,小姑已經辦了一桌豐盛的午餐,奶奶和阿爾斯蘭已經入座。

    見到申文學,奶奶趕緊招呼:“文學,就等你了,你看看誰回來了?”

    阿爾斯蘭笑嘻嘻看著申文學,奶奶一旁說道:“文學,快叫爸爸!”

    “來,快叫爸爸!”阿爾斯蘭朝申文學挑了挑眉毛。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