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腹黑嬌妻:總裁大人請就范 > 第九章怕我把你吃了?
    她也想簡單一些,快樂一些,可是曲家對她的傷害,曲廖對她的殘忍,她又怎么能輕易放過他們。

    不,她要復仇。

    “算了,當我沒問。”

    曲斯蠻故意把咖啡杯放到桌子的邊緣處,隨后淡然的看著應令。

    這樣淡然的眼神,讓應令一時間有些恍惚,不知哪個才是真實的她。

    “我喝好了,你走吧。”

    應令雖然有些困惑,但也沒有去問,緩緩的站起身子。

    “那曲小姐,你保重。”

    這個樣子的曲斯蠻,著實讓他的心里有些不忍。

    曲斯蠻并沒有做出回應,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啪。”

    就在應令剛走過曲斯蠻的身邊時,桌子上的咖啡杯突然掉落在地上,咖啡灑了曲斯蠻一身。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應令以為是自己不小心把咖啡撞灑了,連忙向她道歉道。

    “一句對不起,就完了。”

    曲斯蠻站起身子,很是尷尬的看著自己那被咖啡染臟的衣服。

    “衣服多少錢,我賠給你。”

    “不是多少錢的問題,是我該怎么回家的問題。”

    曲斯蠻的目光依舊緊緊的盯著自己被弄臟的衣服。

    “那,我送你吧。”

    “嗯。”

    在把自己家的準確位置告訴給應令后,她就再沒說過話。

    “是這里吧?”直到車子安穩的停在小區門口,應令才緩緩的開口。

    曲斯蠻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而已,卻沒有下車的意思。

    “那?”這樣的行為,讓應令感到極為困惑。

    曲斯蠻依舊沒有回話,滿是深意的看著他。

    “說,衣服多少錢,我賠給你。”

    唯一能夠解釋她不下車的理由,就只有這一個原因了。只是看她的眼神,應令怎么看怎么都覺的他和那些世俗的女人不一樣。

    “你憑什么認為你能夠賠的起?”

    曲斯蠻正在一步一步的引他進入自己所設的陷阱。

    “你說個數吧。”少年依舊很是固執。

    “十萬。”

    “什么?十萬?我看你是想錢想瘋了。”

    “怎么樣,你能賠的起嗎?”曲斯蠻很是狡黠的說道。

    “你這樣的衣服,十萬塊能買上一百件。”他雖然沒有言溫乎有錢,但也不是一點見識都沒有。

    雖然曲斯蠻身上的衣服很華麗,但仔細去看,其質感和做工都很一般,這樣的衣服挺多一千塊。

    “如果不拿出十萬,我就不下車。”

    曲斯蠻把胡攪蠻纏這個詞,簡直發揮到了極致。

    “你?”

    自從遇見了曲斯蠻,他便發現他突然變得笨拙起來了,不僅腦子不靈光,連口齒也變得呆滯了不少。

    “好了,逗你的啊。”

    應令那副挫敗相,讓她突然覺得很是可愛。

    這樣可愛單純的樣子,像極了她曾經的模樣。如果不知道他是言的人,她還真的挺像和他做個朋友的。

    畢竟現在這樣的人,已經很少了。

    對于曲斯蠻這般快速的改變,應令一時間是沒法適應的。

    他不知如何回應,他只能沉默不語。

    “我的意思是,你幫我把衣服洗好了,在給我送回來。”

    見他這樣迷茫,曲斯蠻只好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給他。

    “這樣不好吧?難道你里面還穿了一套衣服?”應令的腦子,到現在都還沒有轉回來。

    “哈哈哈,你真逗。”

    “什么意思。”應令依舊不明白。

    “上樓坐會吧。”

    “曲小姐,請你自重。”

    應令實在看不懂,她究竟要做什么?

    “小屁孩,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我回去換身衣服,好把身上的這件給你拿去洗。”

    曲斯蠻真的是要崩潰了,她以為只有言溫乎比較奇葩,卻沒想到他身邊的人也這樣奇葩。

    “不啦,我在車里等你就好。”

    應令并沒有注意到她的語氣,自顧自的說道。

    “怎么,還怕我把你吃了?”

    此時她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挫敗感,言溫乎對她的勾引,不為所動就罷了。眼前這個家伙也與她保持著距離,難道曲家拋棄了她還不算完,非得是全世界都拋棄了她,老天才能滿意嗎?

    不,她曲斯蠻偏要與天斗。就算全世界都不喜歡她,她也絕對不會放棄自己,放棄報仇。

    “不是……”

    “不是,就和我走,別像個娘們似得。”

    曲斯蠻說著便伸手,拔下了車的鑰匙。

    “娘們?”應令最反感別人這么說他,于是很是干脆的跳下了車,隨她一同回家。

    “這才對嗎。”曲斯蠻沾沾自喜道。

    應令懶得回應她的話,本來是替言來傳話的,卻沒想到會發生這么多的事情。又是救她,又是請她喝咖啡的,現在還得給她去洗衣服。

    他堂堂言氏集團總裁秘書,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身份,竟然被這個丫頭安排了。想想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電梯停在了十七樓,曲斯蠻打開房門后,很是隨意的便走進了臥室,完全忽略了身后的人。

    應令有些無奈的站在門口,并沒有進屋。

    “你是?”阿k今天工作不多,所以很早就收工了,好回到家就看見一個陌生男人在自家門口東張西望。

    “等人。”

    應令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阿k,并沒有回答阿k的問題。

    “你等誰,這是我家。”阿k沒好氣的說道。

    眼前這個陌生人站在自己家門口,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這讓阿k的心里很是惱怒。

    “你家?”應令有些遲疑,他以為曲斯蠻會是一個人住。

    “怎么?不信啊?”阿k的眉毛不禁往上一挑。

    說實話當她剛看到應令的時候,她的心跳的確加快了不少。但通過這幾句簡單的對話,讓她之前對應令的好感,一下子就消散了不少。

    “我朋友剛進屋。”他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覺得曲斯蠻是自己一個人住,而眼前這個女人,還不一定是什么人呢。

    “看來是不信,那我只能叫保安了。”阿k還從來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人。

    “叫吧。”應令也毫不思弱的回應道。

    “小子,看來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你們在吵什么?”

    此時曲斯蠻剛好換完衣服,從臥室里走出來。

    “你認識他?”阿k忙走到曲斯蠻身邊,很是好奇的問道。

    “等會兒,和你解釋。”

    曲斯蠻越過阿k,來到門口。

    “洗完后,記得還給我。”

    “好。”

    換了一身休閑服裝的曲斯蠻,讓人看著就像鄰家小妹妹一般,更想把她好好的保護起來。

    “你什么時候能夠洗好?”

    “盡快,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應令木然的說道。

    “把你手機號碼給我。”曲斯蠻說的很是直接。

    “什么?”這女子還真是直來直往的,想要什么就會毫不猶豫。

    就像喜歡言溫乎,她也是那么直接的去告訴他。

    “你要是不還我衣服,我倒是怎么找你要。”

    看起來有些小氣的曲斯蠻,但在應令眼里,但是覺得很可愛。

    留好聯系方式,應令就離開了。

    門輕輕的關上后,曲斯蠻回過身后,就看見一個滿臉疑惑的阿k在緊緊的凝視著她。

    “你要干嘛,想嚇死我啊。”

    “給我解釋一下吧。”阿k直入主題,絲毫不給她喘息的機會。

    看著阿k那渴求的眼神,她也不愿有所隱瞞,于是把心中的打算全部告訴給了阿k。

    “你當真要這樣做?”

    阿k很是詫異的看著她,原來多么單純善良的女孩,現在竟變得如此有心機。

    但這又能怨誰呢,如果不是她之前的單純善良,她也不會落到如今這般田地。

    “嗯,只不過有些對不住應令。”曲斯蠻一想到剛才那個和自己很像的單純少年,她的心中便有些不忍。

    “what?對不住他?他看起來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利用利用也沒什么不妥的。”應令現在在阿k的心里,已經完全沒有初見時的那股好感了。

    “他其實很單純。”曲斯蠻突然嘆了口氣,也不知應令的這股單純會保存到什么時候。

    “單純?你不要忘了,你那個所謂的姐姐也很單純。”阿k的這句話直擊她的內心。

    是啊,表面看起來都單純,可是背地里卻骯臟卑鄙的狠。

    “你說的對,我不能再心軟了,我所受的一切折磨,我一定要讓他們曲家千倍百倍的來償還我。”說這話的時候,曲斯蠻的表情不由得變得猙獰起來。

    這個樣子的她,阿k從來沒有見過。她只是看不慣應令那個樣子,但她并不想她的閨蜜為了報仇而變得似人非人。

    “怎么,這么久?”言氏集團總裁辦公室中,言溫乎坐在椅子上,背對著應令問道。

    “有些突發狀況。”應令知道他的領導,是一個只在乎結果的主。

    “什么突發狀況?”這句話,讓應令感到特別困惑。

    他所認識的言溫乎向來不是這么八卦的人,現在這又是唱的哪出啊?

    “不小心把曲小姐的衣服弄臟了,所以....”

    “到底發生了什么?”言溫乎也很詫異,自己竟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他怎么會對一個帶有目的性的女人這樣關心,難道僅僅是因為這個女人長了一雙和她一樣的眼睛嗎?

    心里明明知道,這對心中的那個她不公平。但他依舊是沒有克制住自己,還是很想要知道。

    應令微微一愣,隨后便把剛才發生的一切全部都講給了他聽。

    聽完這些后,言溫乎剛剛還平緩的眉毛,不由得皺了起來。

    “你去她家了?”

    言溫乎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很是冷冽的問道。

    應令點了點頭,默認了他的話。

    “誰讓你去的?”

    “她衣服弄臟了,我得.......”

    “閉嘴。”言溫乎突然怒吼一聲。

    “言,你怎么了?”應令著實是嚇到了,但他更不明白言因為什么而發怒。

    言溫乎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急忙調整自己的情緒。

    說實話,他向來都是能夠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的人。可是,當他聽見應令去了曲斯蠻家后,他就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