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腹黑嬌妻:總裁大人請就范 > 第23章 不歡而散
    沒過多久,曲斯蠻就裹著浴巾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我洗好了。”在浴室里掙扎了很多的曲斯蠻,在調整好自己的心情后,才輕輕的打開浴室的門,輕輕的走到言溫乎的面前。

    白皙的臉龐,吹指可彈的皮膚,濕漉漉的頭發,都格外的惹人心動。

    他言溫乎又不是什么圣人,更不是禁欲性男人。

    曲斯蠻這樣赤裸裸的挑逗,他又怎么能不動心。

    “你就這么心急嗎?”言溫乎猛然從沙發上站起,隨后一手攬過她的腰。

    “言溫乎,你先放開我。”盡管她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但是當真正要實施的時候,她又有些不適應。

    “放開?呵,你在開什么玩笑?情人之間不就是那么點事兒嗎?”言溫乎的手不僅沒有放松,反而抱得更緊了。

    言溫乎抱著她在客廳中,走了幾步。隨后在窗臺處,停了下來。

    “美人,今天我就如你所愿可好?”言溫乎的臉幾乎已經貼到了曲斯蠻的臉龐。

    “在這里.....唔!”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言溫乎的吻就很是霸道的覆蓋住了她的唇。

    言溫乎的這個吻,充滿了攻擊率和占有率。他的舌頭不停的在曲斯蠻的嘴里游蕩,仿佛在向她宣布自己的主權。

    這占用性的吻,這強悍的吻,很快就攻破了曲斯蠻的心。

    隨后言溫乎的雙手,開始在曲斯蠻的身上游走。起初的時候,曲斯蠻還有所反抗。但是奈何言溫乎的攻擊力實在是太強了,幾個回合下來,她便無力掙扎了。

    窗臺前發生的那一幕,也真真切切的落在了應令的眼里。

    事實上,從言溫乎的家里離開后。他并沒有馬上離去,而是坐在車里,靜靜的看著他們所在的那個房間。

    他還是對曲斯蠻抱有希望,固執的以為曲斯蠻會突然改變主意。他本來打算,在樓下等一會就走,可是等了一會后,他又想反正自己也沒什么事情,就在等一會吧。

    就這樣等來等去,最后不但沒有等到他想要的結果,反而看見了刺痛他心的一幕。

    “這是你送上門來的,怨不得我。”言溫乎似乎已近深深的陷了進去,他已經克制不住自己的思想了。

    這話說完后,他一手就扯下了窗簾。

    拉下的窗簾,徹底擋住了應令的視線。他知道窗簾背后的故事,他已經在沒有權利去過問了。

    看來,曲斯蠻已經成功了。想到這里,應令便迅速的發動起車子,隨后一腳油門,便揚長而去。

    而窗簾里的兩個人,這個時候已經從客廳移到了臥室。

    兩個人的身上,衣服也已經脫得差不多了。

    曲斯蠻知道這一次,她躲不過了。想到這里,眼角不禁有些濕潤。

    而言溫乎此時雖然已經失去了理智,但曲斯蠻的表情,他還是看在眼里的。

    “怎么?你不想?”言溫乎手里的動作并沒有停,只是冷冷的問了一句。

    “不是,我只是.....”這樣冰冷的語氣,瞬間讓曲斯蠻清醒過來。

    只有兩個人真正的在一起了,才能把彼此的距離拉近。

    “只是什么?”言溫乎很是不滿的問道。

    “只是,只是,我希望你輕點。”曲斯蠻說完這句話后,她的臉色不禁微微的泛紅。

    她雖然很愛顧世宇,但卻從來沒有和顧世宇之間發生過什么身體上的碰觸。

    如果這一次她默許了言溫乎的攻擊,她也就等于失去了自己最寶貴的第一次。

    “難道你是?”曲斯蠻的話,真的讓他感到很詫異。

    他以為像曲斯蠻這樣的女人,身體上一定已經千瘡百孔了。卻沒曾想到,她在那方面還是一張白紙。

    “嗯。”曲斯蠻輕哼一聲。

    得到她的肯定后,言溫乎突然停止了自己的一切行動,定定的看著她。

    他言溫乎雖然不是什么圣人,但要他對一個如此完好如初的女人下手,他有些于心不忍。

    他一直都以為曲斯蠻是那種隨便的女人,所以他也就一直抱著隨便玩玩的心態。因為他知道只有這樣隨便的女人,才會讓他呼之即來,揮之則去。

    但現在的曲斯蠻卻不是他原來以為的那樣,如果真的在一起了,那么最后想要甩掉她,就不能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把衣服穿好。”想到這里,言溫乎突然坐起身體,隨后把散落在床上和地下的衣服都撿拾起來。

    “難道連你都討厭我嗎?”曲斯蠻真的為自己剛才的反應,感到深深的自責和后悔。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一時間的不適應這種轉變,才導致她錯失了和言溫乎在一起的良機。

    “好好在這兒住下去吧,我有空就會來看你。”言溫乎不愿意解釋的事情,無論怎么問,都不會在他的口中得到任何答案的。

    “你要走嗎?”見言溫乎穿好衣服后,剛準備推開臥室的門,曲斯蠻立馬出聲問道。

    “嗯。”言溫乎此時的心情真的很亂,如此純潔的曲斯蠻,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夜晚的風還是有些涼,可曲斯蠻卻依舊身著單薄的坐在陽臺上。此時的夜晚,就只有她和路燈為伴。

    她就這樣坐著,直到天空微微泛白的時候,她從窗戶處看見了一輛很是熟悉的車輛。

    “你怎么坐在那里?”身為言溫乎秘書的應令怎么會沒有這里的鑰匙,打開房門后,他便看見只穿了一條睡裙的曲斯蠻坐在陽臺上。

    “應令,你來了。”許是因為坐著的時間比較長,本想起身相迎的她,一時竟沒有站穩,身子不由得往后傾斜。

    而這時多虧了應令他眼疾手快,在她往后傾斜的瞬間,及時抱住了她。

    “你想干什么?”應令的眼睛里全是心疼。

    他早該猜到,言溫乎不會真心對她。但卻沒有想到,言溫乎昨晚竟然沒有在這里過夜。

    他昨晚明明看見,他們兩個人在窗前的纏綿,可是窗簾拉上,里面究竟發生了什么,能讓言溫乎突然離開。

    這些,應令都不清楚。他只知道言溫乎在天剛剛微亮的時候,給他打電話,讓他給曲斯蠻送一部手機和捎去早餐。

    也是通過這個電話,他才知道原來昨晚曲斯蠻是一個人待在這里。

    “我想下來迎接你啊。”曲斯蠻此時的嘴唇微微發紫。

    應令能夠感到,她此時身上的冰冷。

    “你不會在這里坐了一個晚上吧。”問話的瞬間,曲斯蠻已經從他的懷中走了出來。

    “嗯,就是怎么也睡不著。”曲斯蠻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你還好嗎?”

    “可能是換了個新地方,有些不太習慣。”曲斯蠻所問非所答道。

    “小蠻,你這是何苦呢?”應令實在想不明白,怎么能夠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墮落到如此地步。

    “何苦?我現在除了愛他,還真的沒有別的事情可干。”曲斯蠻不由得自嘲道。

    自從和曲家斷絕關系后,她好像還真的沒有什么事情可做。

    “我幫你,找份工作吧!”應令單純的以為此時的曲斯蠻是因為家中的變故,才變的如此頹廢,如此的自甘墮落。

    “工作?”曲斯蠻的心里一直都在計劃著自己該如何去報仇,至于其他的事情,她還真的是從來沒有想過。

    “是啊,這樣你就可以把重心移到別處了。”應令的想法,依舊是那么單純。

    面對這樣單純的少年,她還真的無法做到去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利用應令。

    “那言氏集團缺人嗎?”

    這樣短短的一句話,仿佛又讓她找到了機會。

    “不缺。”應令是真的被她打敗了,無論說到什么,她都能把事情遷到和言溫乎有關的事情上。

    她這個樣子,讓很多人都會認為曲斯蠻是真心愛言溫乎的。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到底是為了什么。

    “要是缺人就好了。”曲斯蠻有些無奈的說道。

    她知道應令已經為她做了很多事了,她不能在厚著臉皮去再次要求他在為自己做什么了。

    更何況昨晚應令對她的表白,就讓她更加不好意思開口了。

    “小蠻,愛一個人愛到如此卑微的地步,你覺得還有意義嗎?”應令心中明白就算自己在說一萬遍也無法改變曲斯蠻的心。

    “應令,我真的從來沒有如此喜歡上一個人。”曲斯蠻說的也很誠懇。

    見曲斯蠻依舊這般冥頑不化,應令也不好在繼續勸下去。

    就算他心疼也好,難過也好,但腳下的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

    “諾,這個給你。”應令把手里的東西遞給了她。

    “這是?”曲斯蠻不明白,他給她一部手機做什么。

    “以后你就用這部手機吧。”應令知道就算他不說那么細,曲斯蠻也能夠聽明白她話中的意思。

    “那我這部呢?”昨天的那份條例上面似乎有這樣一條,讓她斷絕與外界的一切聯系。

    “給我就好。”應令淡淡的說道。

    “現在就要嗎?”應令那淡然的語氣,讓她明白這是他應令的指責所在。

    “嗯。”應令微微點了點頭。

    “我能不能……”

    “不能。”無論提什么要求,此時的應令都不能答應她。

    “可是……”

    “沒有可是,既然這是你的選擇,你就該遵守。”應令也沒有辦法,他也是奉命行事。

    “我就打一個,好不好?”曲斯蠻以為這次他還能幫她。

    可是沒想到,應令直接從她的手中搶過手機。

    “我得趕緊回去了,言總還等著呢。”這一句就解釋了他為什么這次無法滿足她的要求。

    “那你能不能幫我去告訴k一聲,說我在這里很好,不用擔心我。”知道不可能后,她只能再次請求應令去幫她做另一件事。

    “你很好嗎?”應令停頓了一下,隨后很是心酸的問了一句。

    “嗯,很好。”曲斯蠻微微低下頭,然后緩緩的說道。

    “很好,就好。”應令對于她,真的很無奈。

    “對了,桌子上有早餐,你趁熱吃了。”就在應令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回過頭對她說道。

    曲斯蠻唯一能夠做的,也就只剩下點頭了。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