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萌狐悍妻 > 第十卷幽冥篇 第六十四章 整容了
    其一,真的沒有,這事是人類所為。

    其二,那作案的真的是妖怪,只不過這妖怪的修為比獅獸高很多,獅獸無法識別這妖怪的偽裝。

    想到這里,云河隨手一變,變出幾顆圣品補元丹,遞給獅獸道:“獅獸,之前我急著要進來,不得已催眠了你,給你帶來麻煩了,這是小小的賠禮,請放下。”

    “七爺,這萬萬使不得!我沒認出你,差點就傷到你了,應該道歉的本該是我,我怎能收你的東西?”獅獸拼命搖頭不肯收。

    云河又道:“這幾顆靈丹是我從前煉制的,能為你補充靈力,洗經伐髓,提升修為,要是你服下了,對你自身以及你的工作都有很大的裨益。你就收下吧!”

    云河說到的那些好處,讓獅獸很是動心!

    數百年了,它的修為一直停滯不前。

    幽王家并沒有賞給它任何資源,它每天守在這里的日子枯槁無味。

    云河的出現就像一道亮光。

    其實并不是幽王家吝嗇。

    這只獅獸從前曾經犯了過錯,傷了人命,但念在它是無心之失,又有悔過之心,幽王家族的先祖并沒有擊殺它,而是讓它守護這里的師生,這是將功補過,又怎么給它賞賜?

    按照約定,它得要守護這里五百年。

    云河的出現就像它生活中的一道亮光呢!

    看到獅獸明明很要拿,又不敢拿的樣子,幽王耀便吊著眼睛道:“七叔送你,你就拿吶!這事七叔說了算,我家那些前輩是不會為難你的。”

    幽王耀的話就像保證。

    這下子,獅獸樂得笑開了嘴,伸出手爪,不客氣地把云河手中的靈丹拿走,還連聲說著“謝謝七爺呢!”

    貝拉心里又在笑了。

    老大真是會收賣人心。

    在窮人鄉她就見識過了。

    一桌飯,一輪酒,就讓整條鄉的人對他友好到不得。

    連一向裝無賴的阿金都公然說著要罩他。

    別過紫荊大學的守護神,三人徑直來到最后一個失蹤的年輕人所在的宿舍。

    因為這些人都是在宿舍失蹤的,所以云河決定先去宿舍看一看。

    幽王耀在這所學校的另一個身份是靈偵探,校方早就給了他一個便宜的通行證,暢往校園的任何地方無阻。

    只要向宿舍樓的保安出示一下這個通行證,保安就會放行,讓他們進去了。

    他這次以幫校方突擊查看宿舍衛生為由查這棟宿舍樓,保安一起隨行。

    幽王耀以出眾的容貌以及顯赫的家世在學校里是個有名的校草。

    雖然他現在只是讀大一,但是幾乎每個年級的人都認識他。

    這不,剛上樓梯,就遇到幾位師哥。

    這幾位師們都激動地向幽王耀打招呼:

    “小耀,真高興遇到你!”

    “幾天不見,小耀你又變帥了哇!黑發也很襯你!”

    “你這發型簡直是帥出新天際了,在哪個發廊的發型師的設計?”

    “對了,小耀,今年的校慶你還會表演嗎?”

    “大家都對你的節目相當期待啊!”

    ……

    幽王耀被大家熱情地包圍了,他十分得意。

    為啥這次大家沒有圍著云河了?

    原來云河害怕像上次一樣,被一群拿著手機狂拍的女生包圍,因此在走進紫荊大學之前,已經用變身腰帶改變了容貌。

    現在他是一個相貌平平無奇的普通人,站在人群堆里都沒人能注意到他的。

    幽王耀得意地忙著打發他的小粉絲團。

    “謝謝大家的支持,今年的校慶,我一定會全力以赴,拿出最好的節目,給大家最好的視覺體現。不過很抱歉,我還有要事在身,就此別過了。”

    說完,他還騷包地揚了揚流海,自以為很帥。

    大家哪敢耽誤偶像的正事,在幽王耀的打發之下依依不舍地散了。

    貝拉汗汗地笑了笑:“真沒想到你在這個世界如此受歡迎。”

    幽王耀神氣地說:“那當然,我在這所學校是出了名的能歌善舞。”

    “會唱會跳有什么了不起的?在我們那個世界,那叫做戲子,舞男,只不過是一種向有錢人討喜的低下職業。”貝拉不以為然地笑了笑:“你的愛好還真是奇葩。”

    呃……

    幽王耀又被貝拉氣得臉黑黑。

    這丫頭,無論自己有多優秀,完全不承認自己啊!

    那些群人走遠之后,還在激動地議論著幽王耀:

    “你們有沒有發現小耀的樣子突然變了好多?剛才我差點沒認出來!”

    “他的確是變帥了呀!”

    “但人的容貌又怎么可能改變?”

    “或許人家只是化妝了呢?現在男孩愛化妝也很普通了。電視上的明星,有哪個是不化妝的?”

    “你們覺得,他該不會是去寒國整容了吧?”

    “他原本就長得很好看了,有必要往自己臉上動刀子嗎?”

    “人是追求完美的,想花點錢讓自己變得更帥也很正常,反正現在的整容技術已經很高超了,而且人家有的是錢。”

    “唉呀,我還以為他是純天然帥哥……”

    ……

    幽王耀現在已經是神仙了,他的聽覺自然是很靈了,這幾個人的對話他聽得一字不漏。

    丫的,自己啥時候整過容?

    全身上下都是原裝的好不好?

    自己只是洗經伐髓,渡過神劫,轉化成神體,所以容貌氣質得到改善了而已!

    幽王耀氣呼呼地說:“一群不識貨的家伙!”

    云河笑道:“小耀,你何必介意別人的看法,你又不是為別人而活。”

    幽王耀郁悶地問:“七叔,我聽說祖母說,有些人渡劫成神,容貌是不會改變的,比如大伯和二伯,而四叔頂多就是變得更年輕而已!為啥我的容貌變化這么大?”

    云河道:“那是因為轉化神體之時,那天威的力量會讓你的形神都維持在最佳的狀態。你還是凡人的時候,靈魂和體質里的雜質比較多,以你當時的狀態,本來距離成神還差得遠的。是我直接用紫雷幫你渡劫的,你跟最最佳狀態的差距越大,那么轉化之后,容貌的差異就越大。也有些人成神后,返老還童的。”

    比如綠靈族的綠幽長老。

    幽王耀聽了之后,恍然大悟。

    貝拉一直默默地聽著。

    聽說成神之后,有可能變美變年輕,她的眼睛都發光了。

    她不由自主地撫了撫自己的臉頰,不知道自己有朝一天成神了,會不會變得像母親一樣美呢?

    她的母親跟唐紫希長得一模一樣,非常的雍容華貴,有女王氣質。

    而貝拉,個子矮瘦,皮膚很黑。

    論長相,真的談不上傾國傾城,充其量只能說長得有些清純可愛。

    所謂一白遮百丑,一黑就遮百美。

    貝拉這稍黑的皮膚無疑是給她的顏值打了折扣。

    在丑城,這種到底都是長相丑陋的人聚居的地方,貝拉當然已經算是個不可多得的美貌姑娘了,若是放在飛狐谷,她真的比千瞳這個圓臉包子頭的丫鬟更普通。

    “小耀,言歸正傳,我們辦正事吧!”云河不想再在這種小事情上耽擱時間。

    幽王耀便收拾心情,便讓保安帶路,直奔那個失蹤男生的宿舍。

    保安把門打開。

    這是一間六人合住的宿舍。

    上面是爬梯的臥鋪,而下面是書桌,小小的空間,卻布置得很緊湊合理。

    跟其他男生宿舍一樣,這間宿舍沒有什么異樣。

    那個失蹤的男生就住在左側最里面的位置。

    幽王耀讓那個保安到外面回避。

    云河在宿舍里轉了一圈,走走停停的。

    幽王耀著急地問:“七叔,你看出什么端倪沒有?”

    云河沉著聲音道:“這里有妖怪留下的氣息。看來這些人失蹤的事的確跟妖怪有關。”

    幽王耀和貝拉聞言,都拼命吸了吸鼻子。

    “為啥我什么都聞不到?”幽王耀汗笑著道。

    “我也聞不到。老大,你又不是動物,你鼻子乍這么靈啦?”貝拉也汗笑著問。

    幽王耀心里吐槽:七叔就是狐妖啊!我們人類的嗅覺又怎么能跟妖族相提并論?

    云河笑道:“要感應這些氣息并一定要用鼻子。可以用你們的靈覺或者神念。”

    “怎么用嘛?”幽王耀和貝拉異口同聲地問。

    云河想,幽王耀原本是凡人,是自己領他入門,幫他渡過神劫的,而且自己又是他的七叔,那就有責任指點他的靈修,以免他走火入魔。

    至于貝拉,自己答應過她,要教她本領的,何不趁著查案之機,由淺入深地對他們兩人循循善導,如此兩人便可學得一些防身之術,無論以后是自救還是幫人,都有好處啊!

    想到這里,云河便耐心地給他們講解,要如何屏除雜念,耐心地感應天地,將靈覺和神念延伸出去。

    為了加快兩人對這門本領的理解,云河伸出纖纖手指,輕輕在兩人的額頭點了一下,給他們灌輸了一道清涼的靈力。

    在這道靈力的引導之下,他們放寬心懷,用心去感應周圍。

    不久,兩人都同時悟出了一道神念。

    隨著神念的延伸,眼前視野突然一陣開豁,周圍的空間之中,出現了很多道流動的氣息。

    這些氣息,顏色深淺都不盡一樣。

    云河又對他們說:“每種生靈身上的生息都不一樣,他們活動之時,總會留下一些氣息的軌跡,留開的時間越長,這些軌跡就會變得越淡,最終完全消失。”

    這里有八道特別明顯的白色氣息。

    這些是屬于人類的氣息。

    有六道氣息的軌跡較深,并且不斷重復,應該是住在這間宿舍的六個男生的氣息。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