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第二卷敢叫日月換新天 577.懇請江教主出關
    “聽說了。”洪彪平靜的請湯乙明落座。

    “洪師弟怎么看?”湯乙明問道。

    殿內有旁人在,但都是洪彪心腹,所以湯乙明并未避諱。

    洪彪淡然道:“先天冢之事,該是真實存在的,只是本教陳副教主如何,現在還不好講。

    可能如先天宮所說一般,陳副教主大有收獲,眼下不見人影,或有旁的想法。

    也可能先天宮只是混淆視聽,甚至陳副教主已經隕落在那先天冢里,此刻白白背個名聲,替得益者分擔注意力。”

    湯乙明頷首,徐徐說道:“不管是哪個可能,都事關重大,我們有必要早早拿出個章程才是。”

    “湯師兄又是如何打算?”洪彪不答反問。

    “稟報教主,請教主提前出關。”湯乙明面色泰然:“雖然打擾教主閉關,令人惶恐,但眼下不得不為之。”

    他看向洪彪:“有關蠻荒的消息,你應該也收到了。”

    洪彪“嗯”了一聲,沒有多言,但神情鄭重。

    延綿兩月有余的大戰分出勝負,蠻荒成功擊退天河、東周。

    天河、東周要應對北海燕然山帶來的威脅,而蠻荒則進退自如。

    他們既可以乘勝追擊,與北海燕然山聯手繼續攻打天河、東周,也可以調轉矛頭,對準其他人。

    首當其沖者,便是陳洛陽與古神教。

    死在陳洛陽手下的蒼嵐鐵,乃蠻荒有數強族蒼嵐一族的族長,第十八境的巔峰武圣,蠻荒頂尖強者之一。

    東周、天河與蠻荒大戰之下,互有傷亡,但期間隕落的最高層級強者,份量也不如蒼嵐鐵來得重。

    眼下蠻荒終于騰出手來,又不用擔心東周、天河反攻,很難說他們會不會把矛頭轉向古神教。

    先天宮造起聲勢的傳言,也可能影響蠻荒的決定。

    蠻荒族王本就強勢,一身修為通天徹地名震紅塵,又剛剛大勝老劍仙與鶴仙聯手,更是氣焰滔天。

    古神教便是坐擁主場之力,這一刻也感受到壓力。

    “蠻荒族王臥龍沙如果親臨本教,那就必須要教主出關才行。”湯乙明言道:“雖然現在還不確定對方一定會來,但理應先通知教主,請他老人家有個準備。”

    一邊說著,他一邊徐徐搖頭:“說起來,這也是咱們那位陳副教主惹來的對頭。

    陳副教主眼下不知身處何方,樂得輕松,我們卻不得不防患于未然啊。”

    洪彪聞言,看了湯乙明一眼。

    驚擾教主閉關,不大不小,也是罪過。

    蠻荒攻來便罷,要是沒來,那古神教內部便有必要說道說道了。

    防患于未然這一條能否解釋得通,要看教主江懿怎么想。

    不過眼下的局勢,于公于私,都容不得他們穩坐不動了。

    “便依湯師兄所言。”洪彪沉吟片刻后,點點頭,站起身來。

    他沖殿內自家親信吩咐道:“去青龍殿一趟,注意打聽蠻荒那邊的動靜,同時關注白虎殿與神魔宮。”

    在蠻荒同天河、東周開戰后,古神教原先與蠻荒對峙的人馬,都偃旗息鼓。

    青龍殿首座練步一同長老彭峰,都撤回古神教總壇,好讓蠻荒能放開手腳跟天河、東周大戰到底。

    不過,人雖然撤回來了,但大家都在密切關注蠻荒那邊的動靜。

    青龍殿專職對外,在這方面的消息自然靈通。

    洪彪同練步一平日里雖然關系一般,但在這種公事方面,雙方還是會及時通消息。

    至于命人關注神魔宮、白虎殿,也是一直在進行的事情。

    神魔宮不說,白虎殿現在也被某位姓陳的副教主慢慢侵蝕。

    不僅是洪彪,湯乙明同樣一直有命人關注神魔宮、白虎殿。

    陳洛陽人不在,別人便更多監視神魔宮、白虎殿,看他手下人會否與之聯絡,以求得到陳洛陽下落。

    不過陳洛陽、謝不休自然有提房,是以其他人一時間都還不得要領。

    越是如此,洪彪、湯乙明等人越是關注陳洛陽的具體去向。

    安排妥當后,洪彪同湯乙明一起離開朱雀殿,前往教主江懿閉關之地。

    在那里,他不出所料,遇見彭峰彭長老。

    古神教四位武圣巔峰的大長老中,“不死巨靈”彭峰彭長老,正是玄武殿首座湯乙明的恩師。

    湯乙明角逐教主繼任者的資格,彭峰是其最大的支持者。

    今日請教主江懿提前出關,事關重大,彭峰自然也要到場。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他們師徒二人,最后一搏。

    如果說陳洛陽平定鄭池之亂,短短不到一年時間里連升三境,讓他們陣腳大亂感到威脅的話,那么之前陳洛陽打死蠻荒的蒼嵐鐵,就讓他們徹底放棄與之正面對抗的念頭。

    彭峰本人對上蒼嵐鐵,也沒有十足把握,一定能勝過對方。

    湯乙明就更不用說了。

    陳洛陽現在的對手,早已不是他和洪彪、練步一等人,甚至連彭峰、杜期明都難以制衡。

    唯有教主江懿,才會是他的目標。

    可惜江懿對他頗多縱容忍讓,以至于現在當真尾大不掉。

    現在,是最后的機會。

    如果江懿知道先天冢與陳洛陽的消息,或許會改變原先的方針。

    照陳副教主現在的勢頭,再不做決斷,江教主就再不可能壓得住了。

    三人碰面,都神情嚴肅。

    “彭長老。”洪彪對彭峰行了一禮,彭峰點點頭,然后看向湯乙明。

    湯乙明行禮道:“稟師尊,練師妹托詞拒絕了。”

    彭峰面不改色:“怎么說的?”

    “她言及蠻荒族王臥龍沙生性高傲,便是尋釁,也會光明正大開戰,給足我們臨時請教主出關的時間。”湯乙明言道:“至于陳……副教主那邊,她已命人去尋訪,只是暫時還沒有消息。”

    彭峰點點頭:“無妨,我們進去吧。”

    說罷,便即轉身。

    洪彪心中微微一動,跟著彭峰師徒。

    雖然面前兩人一字不提,但洪彪相信他們肯定也聯系了另一位第十八境的大長老,“飛廉王”杜期明。

    湯乙明負責聯系他跟練步一,杜期明那邊想來是彭峰親自出馬。

    只不過跟練步一相同,杜期明看來也拒絕了。

    作為古神教內輩分年齡最高的宿老,杜期明大多數時候都不偏不倚持中立態度。

    如果一定要說他有立場,那就是聽命于教主江懿。

    不過他為人持重,跟練步一抱著相同態度,蠻荒族王不下戰書的情況下,他不會主動去驚擾正閉關的江懿。

    至于他對陳洛陽的觀感,則無人知曉,雙方暫時相安無事。

    當前代掌白虎殿的杜長老,讓陳副教主滲透白虎殿的進程顯得遲緩。

    這給了湯乙明、洪彪等人希望。

    但今天的事情,杜長老顯然不打算摻和。

    洪彪若有所思。

    一行人來到教主江懿閉關之地。

    彭峰在前,湯乙明、洪彪隨后,三人一起來到洞府外,彭峰當先行禮:“驚擾教主,萬望教主恕罪。”

    湯乙明、洪彪二人也是相同動作。

    行禮之后,彭峰來到封閉的洞府門前。

    他雙目中暗金色的光華流轉,越發渾厚絢爛。

    暗金色的光輝,漸漸籠罩他全身。

    彭峰彭長老伸出一只手,按在洞府大門上,大門表面,頓時也浮現出光芒。

    光華流轉間,飛速形成一幅巨大的符印圖紋。

    半晌之后,光輝散去,符印圖紋也消失。

    彭峰默不作聲后退,靜靜等候。

    湯乙明與洪彪也不發一言,垂手而立,等待自家江教主出關。

    方才彭峰的動作看似無聲,但正是請求江懿出關的訊號。

    江懿并非閉死關,在洞府里察覺到信號后,自會決定是否出關。

    去年,也是江懿正閉關期間,因為陳洛陽連殺南楚皇子程麒元、程虎元,引得楚皇御駕親征攻打古神教,古神教中人被迫請江懿提前出關。

    現在,則是歷史重演。

    等閑情況下,彭峰、湯乙明等人絕不敢冒然驚擾教主閉關,必然是有十萬火急的事情才會如此。

    是以江懿接到訊號后,也會盡快出關處理。

    只是,這一次卻有些不同……

    三人等啊等,卻不見洞府大門有任何開啟的跡象。

    彭長老同湯首座、洪首座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會否教主行功,正到緊要關頭?”湯乙明猜測道。

    彭峰視線重新望向洞府大門:“我們,且等等看。”

    時間靜靜流逝,然而漫長等待過后,江懿的洞府仍沒有任何動靜。

    彭峰深吸一口氣,再次上前,觸動洞府大門禁制。

    這次他沒有退回來,就立在洞府門口,雙目死死注視面前石門。

    湯乙明、洪彪保持沉默,但注意力同樣全在石門上。

    然而,洞府里面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洞府外,則是一陣尷尬的沉默。

    “教主,修煉途中有靈光閃現,直接閉死關了嗎?”洪彪遲疑著問道。

    靈光乍現,可能只在一瞬。

    為了把握住機會,閉關之人來不及通知外界,直接自己進入閉死關的狀態,類似事情雖然少見,但并非沒有先例。

    彭峰、湯乙明師徒二人都眉頭緊鎖,一時間坐了蠟。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