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第七個域界?
    和喬喬剛說了沒有兩句,那邊的雯姐突然一邊無聲悲泣,一邊將襁褓再次送到沈衣雪面前。

    “姑娘……”她哭得有些泣不成聲,聲音也斷斷續續的,“這……這孩子……你還是將他帶走吧!”

    眼淚將她的臉沖刷地更加蒼白憔悴,從下巴滴滴落到她懷中的襁褓上,洇沒無聲。

    雯姐的聲音中滿是不舍,不忍:“姑娘既然救了他,沒有對他心生厭惡,還望……還望姑娘以后能夠善待于他!”

    沈衣雪楞了楞,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提醒道:“這是你的孩子。”

    雯姐低著頭,愛憐地看著襁褓中嬰兒那一張尖細的小臉,重重地點了點頭,隨即又急忙搖頭:“不,從今以后,他就與我再無干系!”

    沈衣雪怎么也沒有想到會面臨這樣一個托孤的場面,而且還是莫名其妙的一個陌生女子的托孤。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沒有一個母親會愿意將孩子推離自己的懷抱。

    她沒有急著將那嬰孩從對方懷中接過來,而是問:“為什么?”

    因為雙方都沒有真正的敵意,再加上沈衣雪間接“救”的那個嬰孩,正是雯姐的孩子,所以,喬喬,燕兒,小茹,雙玉和鳳雯這五個人,對于沈衣雪可以說是有問必答了。

    可是,接下來的對話,還是讓沈衣雪有種毛骨悚然之感。

    燕兒繼續回到門口去望風,小茹和雙玉陪著雯姐,剩下喬喬對沈衣雪回答沈衣雪的問題,或者說,介紹她們此刻的處境。

    喬喬說:“這個房間,其實是有六個人的。”

    沈衣雪道:“是不是一個叫做小雅的女子?”

    喬喬瞪大了眼睛,有些吃驚死望著沈衣雪:“姑娘也認識小雅?”

    “不認識,不過在無意當中聽你們提到過這個名字。”沈衣雪搖頭,又問,“聽說,她是被人帶走了?”

    喬喬點頭:“所以,姑娘你并非出現在我們這個房間中的第一人。”

    沈衣雪心中一動,又問:“之前來的是一個什么人?是男人?”

    喬喬又瞪大了眼睛:“姑娘你都知道?”

    沈衣雪不置可否,又問:“是不是一個穿著粉色繡蝴蝶衣衫,長相柔美堪比女子的男人?”

    喬喬就只剩下點頭了,看向沈衣雪的眼神中竟然帶了一絲崇拜,然后補充道:“那人長得和小雅至少有七分相似。”

    沈衣雪心中劇震:“那個被帶走的小雅?!”

    喬喬道:“是啊,那個人只看了小雅一眼,就說小雅是,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要帶小雅離開……”

    按照喬喬這個說法,粉蝶兒失蹤的那幾日,應該是來到了這個地方。可問題是,粉蝶兒是如何知道這個地方,并且來到這里的?

    另一個疑問就是,之前在桃林中,沈衣雪見到粉蝶兒,粉蝶兒說那個半人半獸的女子尸體是他的妹妹,和喬喬口中的小雅,究竟是不是同一個人?

    沈衣雪一邊漫不經心地問喬喬:“那個小雅,長得很漂亮么?”

    一邊在這個略顯空曠的大房間中掃了一圈,卻被層層垂下的紗幔遮擋了視線。

    喬喬似乎知道她心中的疑惑,引著她繞過三四層紗幔,來到一處床前:“這就是小雅之前的床榻。”

    她的神色說不出是悲憫還是羨慕:“那個男人也算厲害,硬是帶著小雅從這里闖了出去,聽說整個極樂間都被他鬧得人仰馬翻……”

    這還是沈衣雪第一次聽到“極樂間”這三個字,不過此刻她更關心的是粉蝶兒和小雅的情況,于是又問:“那后來呢?”

    后來,不管怎么說,粉蝶兒應該是成功脫困了,而且還是帶著他的“妹妹”一起脫離了這個地方,否則沈衣雪也不會在桃林當中再次見到他了。

    令沈衣雪所不解的是,粉蝶兒明明是從這里帶了一個正常的女子出去,為何到了最后又變成了半人半獸的女子,這其間又發生了什么變故。

    卻不料喬喬輕輕搖了搖頭:“其實,本來,我們姐妹幾個,也是想過要趁著混亂逃出去的。可是……”

    她垂下頭去,神色黯然,沒有再說下去。

    即使不說,沈衣雪也能明白,這五個女子的逃離,自然是以失敗告終的,否則沈衣雪也就不會在這個地方遇到她們。

    沈衣雪也能夠明白她的心情,眼看著朝夕相處的姐妹有人尋找營救,而她們卻連離開都做不到,那種失落可想而知。

    否則,雯姐也不會在抱了抱自己的孩子之后,寧愿將其再次交給沈衣雪,哀求沈衣雪帶其離開了。

    沉默了片刻,沈衣雪只好暫時改了話題,問:“這個極樂間,究竟是個什么地方,為何你們都想要逃離呢?”

    喬喬臉上的血色瞬間消退,又怔楞了片刻,才咬牙切齒地道:“這里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沈衣雪楞了一下:“不是人待的地方?”

    喬喬抬起頭來,看著屋頂上的橫梁,沈衣雪順著她的目光,這才房間的屋頂比起一般的房間來,最少要高出一半來,因此也顯得愈發空曠。

    而屋頂的橫梁上,竟然全都是金絲楠木,上面還以金絲銀線鑲嵌出繁復神秘的花紋來,一眼看去,竟然好像某種陣法。

    以黑曜石為地磚,以金絲楠木為梁,還真不是一般的奢侈。

    沈衣雪心中一動,似乎想到了什么,干脆站起身來,將房間之內的陳設,包括幾個女子的床榻被褥,統統地看了一遍。

    果然,不是金玉就是珠寶!

    這些東西所形成的陣法,能夠壓制修者的真氣,似乎,尤其還針對歷劫那個護天道人!

    沈衣雪和歷劫之前在寶應城的時候,就不止一次地遇到過,甚至當初在李府的門前遇到的那個黑袍人,手中的法寶還能夠阻擋沈衣雪的神念!

    所以,這個地方,即使和當初的黑袍人沒有直接關系,也肯定是有些淵源的。

    喬喬一邊陪著沈衣雪走,一邊告訴沈衣雪:“沈姑娘,如果我說,我們幾個都是修真界的女修,你相信么?”

    沈衣雪真的很想說不相信的。

    前世的時候,她在修真界的時間比在人界的時間都長,自然知道修真界的修者,出了天魔宗,基本上都是清心寡欲的,怎么可能一個個挺著大肚子?

    而且,倘若當真是修者,她和這五個女子也相處了一段時間,為何卻感覺不到一絲一毫她們身上的真氣波動?

    見沈衣雪不說話,喬喬苦澀一笑:“其實,不要說是你,就是我們自己,現在都不敢相信我們還是個修者。”

    沈衣雪默然半晌,道:“我信。”

    她環視了四周一圈,最后落在喬喬的身上:“這個地方,有專門壓制修者真氣的陣法。”

    喬喬的眼睛一亮:“你知道?”

    沈衣雪點頭:“我之前曾經遇到過類似的陣法,只是沒有此處的陣法龐大復雜.”

    喬喬又道:“之前來的那個男子,雖然身手了得,可體內卻沒有真氣流動,反而讓他不受壓制。”

    沈衣雪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然后又問喬喬:“這里究竟是個什么地方?”

    喬喬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肚子,沉默片刻,輕輕搖頭:“我們也說不清楚。”

    這一次,她沒有說“我”,而是說“我們”,將另外四個女子也包括了進去,意思也就是告訴沈衣雪,她們當中,沒有一個人是完全了解這個地方的。

    沈衣雪又問:“你你們被困在這里多久了?”

    這個問題讓喬喬的神色再次黯然下來:“這個地方,晝夜不分,不同于修真界,似乎也不同于其他域界,根本就無法計算時間。”

    沈衣雪所關心的,卻是還是那句“不同于其他域界”,她楞了一下,重復了一遍:“不同于任何一個域界嗎?”

    難道還有第七個域界?

    喬喬道:“不錯,我們幾個,都是被從修真界抓來的,除了小雅。”

    沈衣雪道:“小雅是從人界而來?”

    小雅是粉蝶兒的妹妹,自然只能是來自人界。只是沈衣雪此刻卻突然有些不太確定了,所以就又問了一次。

    喬喬點頭:“嗯,我們六個同住此間,彼此熟悉之后也就知道了。”

    所以,這個地方,至少是不屬于人界和修真界的。

    沈衣雪是和歷劫一同從天界而來,天界合并之前的神魔二界也都見過,自然也能感應到,此處與天界的不同。

    至于鬼界,一個特殊的存在,就更是沒有相似之處了。

    可不同于人界,修真界,天界和鬼界的地方,又究竟應該是屬于哪里的?

    總不能是妖界吧?

    可妖界一直都不是獨立存在的,即使現在神魔二界合并為天界,孔微海的妖宗頂多是落個與魔宗,道宗,佛宗并駕齊驅,還沒有到獨立成一個域界的地步。

    那么,這里究竟是個什么地方?

    沈衣雪的腦海當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些半人半獸的白骨,尸體,以及粉蝶兒最后指著說是他妹妹的,那具長著一對兔耳的女尸。

    莫非當真與妖修有關?

    想到這里,沈衣雪的話題就又轉到了那個“小雅”的身上,問:“那個小雅,也和你們一樣,都是孕婦?”

    喬喬楞了一下,不知何時眼淚都涌了出來。她忙低下頭去,深吸了口氣,才再次抬頭看著沈衣雪:“不是。”

    她的臉上突然涌出一絲羞憤,說話的聲音中都充滿了恥辱,強調道:“不是的。”

    沈衣雪又是一愣;“不是?”

    喬喬蒼白的臉因為羞恥憤怒,突然間紅的能夠滴出血來:“我們是來到這里之后,才懷孕的!”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